仙界归来

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冤家宜解不宜结(三更求博彩bet356安卓下载_bet356赔钱严重吗_bet356娱乐场官网app)

静夜寄思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京都郊区。

????连绵起伏的大山之中,群燕纷飞,兽吼连连。这里是基因营驻地,也是福田将军的老巢。大山周围是普通的军营,一共四座军营,共驻扎数十万军队。而在山体内部,空旷的地下空间,是岛国修炼者和基因战士的天地。

????密室内。

????北川木怀抱一只漂亮的紫貂,亲手把一颗颗玉珠塞进它的口中,听着它咀嚼时的“嘎嘣”声。一股若隐若无的气息,从北川木体内散发出来,令密室内其它两位男子面色微变。

????“福田将军真的没时间见我?”

????北川木的声音平静,但那平静之下则暗藏寒意。

????两名男子相视一眼,随即左侧那位男子恭敬说道:“北川大人,福田将军和欢喜宫的阴佛尊者厮杀许久,虽然最终把阴佛尊者重创,但福田将军也受了点内伤,现在他正在疗伤,所以吩咐过,任何人都不会相见。”

????北川木冷笑道:“福田将军实力强大,岂是那阴佛尊者可以相提并论的?那伤……恐怕只是不想见我的借口吧!”

????男子急忙说道:“北川大人,福田将军绝对没有这层意思,他曾经多次在我们面前提起您,说您为了国家之事,牺牲实在是太多。福田将军还说,如果不是你在外面执行任务,基因营的副统领之位,定当让您来做。”

????北川木表面上不动声色,心底却是冷笑连连。他这些年虽然一直在外面执行任务,但对于基因营的情况却是了如指掌,甚至基因营的一些高层,都被他秘密收买。

????他知道。

????福田将军需要利用他来监控欢喜宫,需要他来做一些事情。否则,恐怕那位无数人敬仰的福田将军,早就拿他开刀,除掉他这个眼中钉肉中刺了。

????“时间,我需要时间。”

????“只要再给我三年,三年之后我一定能够超过福田将军。”

????“到时候,哪怕我以实力压迫他,也能让他把基因营交由我的手里。”

????北川木抬起眼皮,看着面前诚惶诚恐的男子,忽然露出几分笑容,说道:“看来,我没在基因营的时间里,你好像忘记谁才是主人了。徐翔,我说的对吗?”

????刹那间。

????右侧那位男子眼底一寒,一把锋利匕首瞬间从他旁边的男子脖颈处划过,随着鲜血喷溅,右侧男子更是用匕首刺入身旁男子的心脏,短短十几秒钟,便令左侧男子死亡。

????“北川大人,徐翔认为您说的有道理。这些年,他不但表面上遵从福田将军的命令,背地里更是给福田将军做了很多事情。有些事,对您来说也有点危害。不过,属下暗中擦掉一些痕迹,才令他做的事情无法波及到您。”徐翔抱拳说道。

????北川木松开怀里的紫貂,任由它去啃食那具尸体,缓缓走到椅子前坐下,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福田那只老狗,向来疑心较重,再加上这家伙对福田的归顺,恐怕我曾经做过的一些事情,都被他告诉福田了。不过,福田现在还不敢把我怎么样,只要欢喜宫存在一天,他就必须对我客客气气。”

????徐翔说道:“北川大人,但欢喜宫早晚会被咱们屠灭,到那个时候,恐怕他就会对您动手了。咱们,需要提前做好准备。”

????北川木点头说道:“你说的我都清楚,但现在还不是时候。再者说,欢喜宫的底蕴深厚,就连我也不是特别清楚。所以,福田将军想要把整个欢喜宫屠灭,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话,最近十年八年,他是做不到的。”

????“铃……”

????轻微的手机铃声,仅仅响了两下,但听力敏锐的北川木,还是清楚的把这两声铃声听到。

????片刻后。

????北川木眼底闪过一道寒光,看着手机短信息里的内容,他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,几分钟后,一辆越野车呼啸冲出营地,消失在那条蜿蜒起伏的山路上。山路并不宽,仅仅只能错开两辆车而已。

????咻!

????就在越野车消失在远处山路尽头的时刻,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出现在营地门外,额前有着一小撮白发的福田将军,身躯站立的笔直,那双眼睛散发着勾魂夺魄的寒光。

????“将军。”

????一位穿着黑色外套,披散着满头红发的男子,出现在福田将军身旁。他戴着一张青铜面具,尽管青铜面具上锈迹斑斑,但已经给这名红发男子增添了几分神秘感。

????福田将军淡淡说道:“你说,他此次离开是为了什么?”

????红发男子说道:“如果我猜测的不错,应该和欢喜宫有关。听属下密探汇报,他很想得到欢喜宫圣女宫婉儿,甚至在回到基因营之前,他就命人全力以赴打探宫婉儿的消息。”

????福田将军皱眉说道:“这欢喜宫的圣女,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?为什么会让他如此着迷?还有那个老秃驴,他创建欢喜宫,每日尽情沉醉在美色之中,为何始终不碰那欢喜宫圣女一根手指头?”

????红发男子缓缓说道:“按照北川木的说法,欢喜宫宫主一直把圣女当成是女儿看待。不过,我觉得此话可信程度很低,因为欢喜宫宫主的几位女儿,有两位出落的楚楚动人,是天生的美人坯子。因此,欢喜宫宫主和他这两位女儿,也有**之事。”

????福田将军眼底闪过一道鄙夷之色,冷哼道:“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下手,简直就是牲口不如。最近这数十年,整个岛国被他搞的乌烟瘴气,尤其是男女之事,更是混乱的很。等除掉那个老秃驴,岛国的风气也该改变一下了。”

????红发男子苦笑道:“将军,此事恐怕不易。这是,国之现状。”

????福田将军冷笑道:“想要改变,就一定能够改变的了。人心需要随着环境变化而改变,如果说教无用,那就用血腥手段镇压,相信皇室的那位,也会同意我的做法。”

????红发男子没有吭声,但心里却觉得福田将军是在异想天开。

????国情!

????习惯!

????这些东西伴随着无数人成长,早已经是融入到骨子里的观念,想要靠血腥镇压来改变,只能是治标不治本。

????福田将军深吸一口气,说道:“派第一小队跟出去吧!如果发现北川木有任何背叛基因营的事情,立即回来向我汇报。”

????“是!”

????红发男子答应一声,身影瞬间化作一道利箭,朝着远处激射而去。

????灯光昏暗的夜总会里,竹野峰静静打量着唐修,俗话说:知彼知己百战百胜。可现在他对眼前这位年轻人,完全是一无所知。所以,尽管他相信自己的实力,却依旧不敢轻举妄动。

????等待。

????等着大老板的来到,然后再做打算。他知道自己现在要做的,是把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稳住,让他一直留到大老板过来。到时候,就算这小子再怎么嚣张,再怎么跋扈,恐怕也只能在大老板面前俯首称臣,跪地求饶。

????“欢喜宫?那是什么地方?”

????唐修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看着竹野峰好奇询问道。

????竹野峰眉头皱起,问道:“你难道不是欢喜宫的人?”

????唐修翻了个白眼,冷哼道:“老子刚刚来到岛国没几天,鬼知道什么欢喜宫?这次来到岛国,我就是过来度假的,顺便找几个朋友过来叙叙旧,没曾想,竟然在这里碰到这种倒霉事情。”

????竹野峰终于明白,为什么眼前这个家伙不说日语,而是一直在说英语。原来他是刚刚来到岛国,根本就不懂日语啊!

????“阁下,你的朋友是?”

????竹野峰想到之前接到的汇报,好像眼前这个家伙也打电话叫人了。说不定,他叫的人就是他的朋友。

????唐修无精打采摆手说道:“别提了,我那朋友也不知怎么回事,前几天还跟我一起玩乐,没想到突然间失踪了。我给他打电话不接,去找他家里没人,平时他喜欢去的地方,都没有他的鬼影子。倒是另外一个地方,有两位普通混的不错,手底下有些人为他做事。告诉你,那些人可都不是什么善茬,杀人如家常便饭,各种坏事简直做绝,你要是惹得我不高兴,不用我亲自动手,只要我告诉他们,你这条小命就保不住了。”

????竹野峰心底暗暗冷笑,为了稳住唐修,他把心中的杀意拼命压制住,沉声说道:“阁下,既然咱们今天是一场误会,这件事情咱们就算了吧!按照我们岛国的规矩,发生误会之后,再罢手言和,需要摆一场酒席,喝一顿清酒,就全部把之前的事情一笔勾销。”

????唐修一瞪眼,说道:“我们杀了你的这么多手下,你竟然要跟我罢手言和?你到底是不是爷们?到底有没有蛋卵啊?”

????竹野峰嘴角狠狠抽搐了几下,尽管他拼命克制,心中依旧升起澎湃的杀意。如果不是忌惮唐修的身份,已经弄不清楚唐修的底细,他恐怕已经开始攻击了。

????“冤家宜解不宜结。”

????竹野峰憋了好一会,才满脸涨红的憋出这么一句话。